招商引資
                                                                      ABOUT US

                                                                      新聞動態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新聞動態

                                                                      廣州灣風云系列 風雨灣城回歸路(一)
                                                                      2013-09-16
                                                                      來源:湛江晚報
                                                                      字號: [ ]

                                                                        編者按:

                                                                        關于廣州灣的故事《幽深巷弄 紅塵回望》和《可憐翠袖濕,風舞淚痕輕》刊登后,有讀者很喜歡,也有讀者很迷惑:為什么要提起這段塵封以久的廣州灣往事? 漫步在赤坎舊街,看著那一幢幢殘破的法式舊樓,走過小巷的青石板,踏上那幽暗的階梯,微風輕拂,耳中仿佛傳來那遠久的零星槍炮聲音,竟然還伴著一絲絲催人斷腸的粵曲……原來,眼中看到的這些景象是已凝固在風中的歷史,熟悉而又陌生,父輩、爺爺輩、太爺爺輩就是在這些建筑中留下了很多值得我們去回味的東西。

                                                                        由是頓悟:探尋歷史,了解我們身邊的人文風情,就是這個系列報道存在的最大理由!

                                                                        今天為大家帶來的廣州灣故事是——

                                                                        序言:

                                                                        詩人聞一多先生曾創作組詩《七子之歌》,寫的是近代史上被不平等條約租借或侵占的七個地區:澳門、香港、臺灣、威海衛、廣州灣、九龍、旅大(旅順-大連)。詩歌用擬人的手法表現這七個地區想要回歸祖國的渴望。我們的廣州灣正是“七子”其中之一:

                                                                        東海和硇州是我的一雙管鑰,

                                                                        我是神州后門上的一把鐵鎖。

                                                                        你為什么把我借給一個盜賊?

                                                                        母親呀,你千萬不該拋棄了我!

                                                                        母親,讓我快回到你的膝前來,

                                                                        我要緊緊地擁抱著你的腳踝。

                                                                        母親!我要回來,母親!

                                                                        ——《七子之歌·廣州灣》 作者:聞一多

                                                                        9月4日,香港鳳凰衛視《印象嶺南》欄目組來到湛江,拍攝“印象嶺南·之戰時廣州灣”的專題片,主要拍攝抗日戰爭期間的歷史,找尋這期間發生在湛江的人和事,還原上世紀1935年到1945年發生的一段歷史。9月6日,欄目組采訪了廣州灣研究會會長、湛江晚報主任編輯——何杰,他解答了欄目組關于日侵廣州灣以及廣州灣是怎樣重回祖國懷抱的歷史,揭開了那一段被塵封的往事。

                                                                        廣州灣成海上咽喉日寇伸出魔掌搶奪

                                                                        鳳凰衛視記者(以下簡稱“鳳”):廣州灣被稱為一個很重要的戰時國際通道,為什么這樣說?

                                                                        何杰(以下簡稱“何”):隨著抗戰的全面爆發,中國國內的所有物資通道是隨著戰時的狀態不斷轉移的。比如說在抗戰前期,香港是主要的運輸通道,大批的國民政府的軍火,包括武器彈藥都是通過香港轉口的。但是隨著戰事的不斷爆發,日本不可能讓這么重要的一個港口存在,就入侵了香港。香港淪陷以后,整個戰略物資通道就發生了轉移,看整個中國沿海港口,就只有廣州灣是唯一的出???,別的沿海港口基本上都被封鎖起來,與廣州灣臨近的澳門也被日本封鎖起來了。廣州灣既連著大陸,又背靠大西南。當時國民政府所需要的物資都需要通過廣州灣運輸。有數據表明,國民政府的海關統計,在40年到42年之間,廣州灣的進出口貨物量在全國排第一第二,特別是1942年,它的出口占非淪陷區的78%,進口是44%,相當于當時中國整個物資的轉運都在這里,很多學者研究抗戰的國際通道時往往把廣州灣忽略了,其實我們說廣州灣的作用是這樣的,天上有駝峰航線,地上有滇緬公路,海上有廣州灣通道。

                                                                        鳳:當年日本入侵廣州灣的戰略意圖?

                                                                        何:日本入侵廣州灣有一個大背景,當時法國不肯承認汪偽政府。日本入侵的真實目的就是想對法國實施軍事壓力,使其承認汪偽政府。當時日本侵華已經無力再深入了,于是它制定了一個新的對華政策,主要內容是把日本在華租界還給汪偽政府,幫助汪偽政府提高知名度。另外,日本和法國是同盟關系,日本還了,那法國為什么不還呢?當時法國采取了模糊的政策,既不想承認汪偽政府又不想得罪重慶政府,這種模糊的政策讓日軍很生氣。為了加速達到目的,日本決定給法國實施軍事上的壓力,迫使其改變態度,廣州灣問題便在此刻提上了議程。而(法屬)印度支那和廣州灣比較近,日軍當時南進已經在印度支那駐了大量的兵力,廣州灣又受印度支那管轄,也就是說日軍入侵廣州灣在當時是非常方便的事。

                                                                        國民黨無力抵抗蔣介石舍近求遠

                                                                        鳳:日軍在雷州半島登陸時,國民黨軍為什么一槍不發?

                                                                        何:當年國民黨軍隊駐防雷州半島的情況并不是說一槍都沒有抵抗,是沒辦法抵抗。如果按照當年抗日戰力的比例,日軍的混成旅團相當于半個師團的配置了,國軍要抵御日軍半個師團必須要有一個軍的兵力,一個到兩個軍的兵力才能和它同等作戰。雷州半島又是一個一望無際的平原,面對日軍作戰,基本上都是炮灰。國民黨沒有做任何的防御抵抗計劃就退出了。就是有小的,零星的部隊進行抵抗,面對這么強大的旅團進攻基本上是沒有能力還手的,如果不做長期積極的抵抗是沒有能力還手的。

                                                                        鳳:重慶國民黨政府難道看不到廣州灣的戰略地位和重要性?

                                                                        何:重慶國民政府肯定看到了廣州灣的戰略地位和重要性。在李宗仁的回憶錄里有這么一段話,他認為國民政府打通滇緬公路是舍近求遠的辦法,他認為如果把廣州灣占領,所有美軍在太平洋的物資就可以通過廣州灣來運輸,這樣整個抗戰就會變得非常容易,容易在哪里呢?從形勢上分析,所有日本軍隊在沿海岸線呈長蛇形布置,你打緬甸的日軍的話,那么緬甸的日軍收縮,越收縮越小,越打就越困難。李宗仁就提出,廣州灣處在長蛇的中央,那么我就攔腰斬斷,打蛇打七寸,攔腰把日軍斬斷,迎接太平洋美軍的物資的話,這樣會使整個抗戰的戰事變得容易得多,但是他的方案沒有被蔣介石接受。說實在的,蔣介石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考慮,他不是看不到這個戰略很好,但是他怕美軍把軍援物資從廣州灣運過來,受惠的是桂系,因為廣西離廣州灣很近,受惠的是全副武裝的桂系,蔣介石看了是不會高興的,所以蔣介石就否定了這套方案。他用了50個師去打通滇緬公路。

                                                                      ? 亚洲国产午夜精华无码福利